金融资讯、交易策略一网打尽!

召回赔偿3000-5000万、丢失三大客户 孚能科技“祸不单行”

02 04月
作者:admin|分类:股票

  北汽新能源近日3万多辆电动车被召回,其动力电池供应商孚能科技备受关注。在收到上交所《问询函》一周后,孚能科技对召回事件进行了详细的回应说明。根据其3月30日发布的回应公告,作为北汽新能源的电池供应商,将在这起召回事件中“负全责”,预计承担召回费用在人民币3000万~5000万元之间。

  事件的起源是,3月23日下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网站公布召回信息,北汽新能源汽车常州有限公司、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北汽(广州)汽车有限公司拟召回31963辆电动车,涉及2016年11月1日至2018年12月21日生产的EX360和EU400纯电动汽车,召回原因是所搭载电池存在起火隐患。而两款车型均搭载的孚能科技的电池。

  在此次发布的回应公告中,孚能科技对于召回车辆的问题所在、是否涉及北汽集团其他车型或其他客户车型等问题,一一作了回应。“该两款车型的部分车辆动力电池系统的一致性差异,在高温环境下长期连续频繁快充,可能导致个别单体电芯性能劣化,极端情况下引发偶发失效,引起动力电池起火风险,存在安全隐患。”孚能科技在30日发布的公告中表示。

  至于上交所在问询函中提到的相关产品是否配套于北汽集团其他车型或其他客户车型,其他相关产品是否存在被召回风险。孚能科技在30日发布的公告中作出回应:“本次召回车辆所装载的电池系统(产品),为本公司负责组装集成的电池系统,上述两款电池系统仅供于北汽使用,且该电池系统所涉及的车型均已在召回范围内。”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全国首例明确公布电池召回费用以及权责界限的召回计划。此前,在电池召回领域,车企与电池企业之间的权责界定比较模糊。2019年6月份,新造车企业蔚来召回4803辆存在安全隐患的ES8,双方曾就召回的具体原因进行过疑似“甩锅”的交涉。

  在国外市场倒是已有先例。今年2月,现代汽车宣布全球召回8.2万辆电动汽车以更换电池系统。据韩媒最新报道,此次召回估计耗资高达1.4万亿韩元(约80亿元人民币)。但与此次北汽新能源召回事件中电池供应商“负全责”的情况不同,现代汽车和其电池供应商LG化学是以3:7的比例分摊召回8.2万辆电动汽车用于更换电池的费用。LG负主要责任。

  虽然目前电动车召回追责电池供应商的情况还比较少,但随着新能源车规模增加,由动力电池带来的车辆召回风险也将持续提升。汽车分析师张翔告诉记者,单体电池在使用一段时间后,个体之间会存在差异,正常情况下电池管理系统会进行调整,避免出现问题。但在一致性问题比较严重时,就容易引发自燃等事件。资料显示,电池间一致性变差的原因是多个方面的,包括电池的生产制造工艺、电池的存放时间长短、电池组充放电期间的的温度差异等。这意味着,未来车企与供应商之间各方面的“切磋”可能会越来越密集。

主要客户大调整

  除了要赔偿3000万~5000万元召回费用,孚能科技此次发布的公告还显示出一个偏利空的信息,那就是大客户正在“洗牌”。公告中提到,北汽新能源在2019年之前一直是孚能科技的大客户,在2019年销量占比达到44.98%,排名第一。但在2020年,北汽新能源在2020年在孚能科技的销售占比仅为0.14%,降幅非常大。上交所因此要求孚能科技说明原因。“主要原因是前期公司与客户合作的量产车型在2020年进入车型退出市场阶段,受疫情影响,客户新车型销售受到影响,订单需求减少,故2020年出现销售额下滑的情况。”孚能科技表示,当前双方将共同应对此次的召回事件,后续双方将持续保持合作。

  事实上,不仅是北汽新能源,2020年,孚能科技的前三大客户销售占比均出现大幅下滑,孚能科技的主要客户正面临“大洗牌”。

  孚能科技在今年2月份发布的一则公告显示,北汽集团、长城汽车、上海锐镁是孚能科技2019年的前三大客户,其中上海锐镁供货给一汽奔腾,上述三家大客户2019年销售占比年分别达到44.98%、23.04%、16.60%。2020年,这三家车企相应的销售占比已经大幅下滑至 0.14%、0.29%、-0.55%(上海锐镁2020年存在小部分退货)。“2020年度,北汽集团、长城汽车和一汽奔腾因各自自身的原因,大幅度减少了订单。”孚能科技表示。在2月份发布的另一份公告中,孚能科技表示前三大客户销售额降低的主要原因是相关客户“车型销售情况不佳”。

  此外,这些车企的在孚能科技订单下降的原因被认为不止与此。对北汽新能源来说,其此前主打中低端车型,2020年销量大幅下滑至2万余辆,缩减近八成。另一方面,北汽新能源的合作伙伴并不局限于孚能科技,其还与宁德时代、SK等动力电池厂商保持合作关系。北汽新推出的高端品牌Arcfox首款车型,便搭载了韩国动力电池生产商SK生产的动力电池电池。

  而其另一大客户长城汽车,在旗下电池子公司蜂巢能源投产后,也实现了部分自供。资料显示,蜂巢能源从2020年4月份开始配套装机,去年在国内电池装机量排名中排名第13。这些因素均对孚能科技的装机量不利。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过高的集中度也加大了此次孚能科技客户调整的风险。其2020年7月10日签发的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2019年,孚能科技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分别 99.78%、99.77%和95.82%。作为对比,国内动力电池龙头企业宁德时代2017年IPO时前五大客户集中度仅60%。

  在前三大客户销售占比大幅缩减的情况下,孚能科技也正在积极寻求新的客户。公开资料显示,孚能科技2020年排名前三的客户分别是广汽集团、戴姆勒和南京金龙,销售占比分别达到30.78%、20.42%、15.34%。其中南京金龙是2020年新拓展的客户,戴姆勒则在去年7月份与孚能科技达成战略合作,将以约9亿元收购孚能约3%的股份。但在双方签署合作协议一个月后,戴姆勒汽车宣布与宁德时代达成合作,后者将为戴姆勒生产软包电池,而软包电池正是孚能科技的主要产品,这让其颇为“尴尬”。

  但如今受北汽新能源召回事件冲击,其客户拓展是否会受影响还待观察。孚能科技在30日发布的公告中公布了此次召回事件对于特定客户的影响:“公司积极主动配合北汽召回车辆,并承担相关召回费用,获得了北汽的认可,双方正在合作的项目不受影响 ”孚能科技同时指出,目前该事件尚未对公司本年内向其他客户供货产生冲击。

软包电池会迎来春天吗?

  与其它动力电池企业不同,孚能科技坚持独特的三元软包技术,主要以生产三元软包电池为主,因为该技术过于独特,甚至在行业内很难找到可以完全类比的公司。但其业绩却并并不亮眼,因为软包电池在国内的市占率一直在下降。

  从2020年经营业绩上来看,客户正在“洗牌”的孚能科技表现不佳。孚能科技在2月26日晚间发布2020年业绩快报,数据显示,2020年,其营业总收入11.3亿元,同比下降53.91%;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3.2亿元,同比下降 340.64%。

  横向来看,其表现不及其它动力电池企业。孚能科技在2月21日发布的公告中,回复上交所问询函中提到的“同行业可比公司经营发展情况”时,与国内另外三家动力电池生产商的经营业绩作了对比。具体数据显示,宁德时代2020年前三季度收入315.2亿元,同比降低4.1%,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25.7亿,同比减少13.4%;亿纬锂能2020年前三季度收入53.4亿,同比增长16.7%,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9.5亿,同比降低18.4%;国轩高科已经披露2020年业绩预告,收入预计60~66亿,同比上升20.9%~33.1%,归母净利润1.3~1.7亿元,同比实现大幅增长。

  数据显示,2017年国内三元软包锂电池的在整体新能源汽车领域的装机量占比为8.57%,在新能源乘用车领域的装机量占比为16%,而2018年这两个数字分别为 8.59%和13.85%,2019年下滑到 7.06%和9.66%。高工产业研究院发布的装机量数据显示,2020年孚能科技的市场份额占比为1.39%,排名第8,相比于2019年下滑1名。

  不过,孚能科技认为,软包电池的市场认可度和使用率将逐渐提高。孚能科技列举的数据显示,2020年欧洲最畅销的20款新能源乘用车中,有15款搭载软包动力电池。而欧洲去年新能源汽车销量实现大幅增长,新能源汽车销量136.7万辆,同比增长142%,同期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124.6万辆,同比增长2%,欧洲超过中国成为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随着欧洲市场崛起,海外车型逐渐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投产和销售。”孚能科技认为这对其利好。

  包括民生证券在内的一些机构在研究报告中表达了类似看法。“软包电池能量密度高、安全性好,20年欧洲热销Top20中有15款均选用软包技术路线,其全球的认可度和使用率将逐步提升。”民生证券表示,“公司(孚能)将首先受益,密集释放产能,目前有12GWh产能,预计21年底将达到21GWh,2025年远期产能将达到100GWh以上。”

(文章来源:经济观察报)

1.gif

浏览16 评论0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美诺华:截至去年第三季度末 外汇套期保值取得的投资收益与外汇汇兑损益对冲后稍有盈余 同兴环保:截止2021年03月31日 公司股东户数17,633户